抓了宇文邕跟雪舞的祖珽,先是把雪舞給迷昏了,接著說要跟宇文邕談條件,原來祖珽心中打得如意算盤居然是想做大齊的皇帝

強迫宇文邕喝下了毒茶,還說沒他的解藥宇文邕活不過三年,以此脅迫他要宇文邕借兵給他。
宇文邕真的很猛誒,他對祖珽說不管現在拿不拿得到解藥,他都要殺死他,早就把身死置身度外~
帳篷外突然一陣喧鬧,士兵跑進來通報蒙面義士突然出現,祖珽把宇文邕打昏然後趕緊出去應站,在兩方交戰之時,四爺大喊住手(因為他的兄弟被刀架著)
最後取下了面具,祖珽與所有士兵大為震驚,四爺沒死啊....
所以士兵都是跟四爺打贏邙山大戰,看到是四爺,紛分地放下刀劍,最後把祖珽拿下
首先衝進去帳篷內,看到雪舞昏迷不醒,趕緊抱著雪舞看她的狀況,並且叫大夫趕緊來看是否有大礙
咳...我好想說,四爺真的是很不公平誒,兩個人都昏迷,而且宇文邕可是皇帝來著,居然雪舞躺在床上...宇文邕讓他隨意躺地上(這讓忠心的神舉看到,肯定一劍砍過去XDD)
題外話, 題外話 XPP

突然醒來的宇文邕看到是四爺也驚嚇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接著就是Man's Talk啦,四爺很感激宇文邕把雪舞照顧得很好,宇文邕當下也明白了多一個黑衣近衛軍以及所有的一切,原來都是四爺默默的守護著,可是為什麼不與雪舞相認呢?!
又是那個該死的身份敏感,宇文邕忍不住打了四爺一拳,不管怎樣還是先扁情敵一下,再怎麼痛也不比雪舞喪夫之痛吧,幫雪舞揍四爺一下也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真是可憐啊,四爺死前贏不了他,就連死後宇文邕也不能在雪舞心中佔有一席之地,怎能不氣呢?!)

隨後宇文邕先入帳篷拷問祖珽有關解藥一事,沒想到該死的祖珽研發出毒藥沒把解藥給順便做出還,還想要宇文邕饒他一條命,說真的,在整部戲中我覺得最該死的就是祖珽了!!!
拷問完祖珽後,四爺入內,宇文邕將組珽交由四爺處置,四爺痛快的給了祖珽一刀結束了這禍國殃民的奸臣(給一刀真的太便宜他了Orz)
看完奸臣的下場,宇文邕想先行離去,四爺詢問宇文邕不等雪舞清醒嗎? 宇文邕希望四爺能夠與雪舞團聚,要他趕緊去看雪舞,四爺默默地拍了宇文邕的肩頭,所有的感激、情義均在這一拍

帶起面具的四爺返回雪舞待的帳篷,卻遍尋不到任何人,原來楊士深已經不小心跟雪舞透露蒙面義士就是四爺
雪舞:請問我應該怎麼稱呼你?是叫你蒙面義士嗎?還是稱呼你恩人? 還是...我應該叫你...四爺?
雪舞:一年了,你離開我整一年!你怎麼能鐵了心不轉身看看我? 你知道嗎?可以這樣面對面再喊你一聲四爺...這樣的夢,我已經夢了無數次,每一次我都是哭喊著醒過來...
四爺聽到雪舞這麼說早就紅了眼眶,取下面具與雪舞正面相會,兩人都留下了眼淚,這是雪舞期盼已久的臉龐,真的是四爺,他還在啊!!
四爺:其實,我一直都在,在你生孩子前,聽妳說話的黑衣人就是四爺..在你生孩拾,四爺一直在妳身邊幫你祈禱..你在佛寺遇難時,四爺幸而及時救到妳..你生了孩子,到村裡,四爺也是常常去看妳,雖然沒讓你看見,可是四爺,一直都在妳身邊... ((擷自原創小說))
 P.S.小說中,在雪舞去玉佛寺生產前,黑衣禁衛軍在玉佛寺中保護著雪舞(四爺就剛好混雜在其中近身保護),當時雪舞拉著禁衛軍>>四爺,說說話回憶當時四爺為了他潛入周國,也在雪舞身邊保護著她 >>>但這段電視劇並沒有演出

雪舞:讓你一個人承受了死別的痛苦,我知道為了保護我你寧可自己傷心也不與我相認,苦苦地守著我們,你的心裡一定也不好受。答應我,再也不要騙我,無論發生什麼,讓我跟你一起面對,不要再丟下我!
四爺:我答應妳..

正在兩人相聚之時,雪舞餘光看到了宇文邕的離去,趕緊上前叫住了宇文邕
宇文邕說為雪舞高興,離去前希望雪舞能握握他的手....還跟雪舞說,放心吧,又不是永別
((當時小馬兒的心中想的應該是他喝下毒酒,恐將不久於世,但真沒想到這一別...就真的再也見不到雪舞了T^T))

回到家中的四爺與雪舞兩人十指緊扣,享受這難得的平靜片刻。
雪舞:原來你的手這麼厚,中指與食指的指節有繭...其實握起來沒那麼舒服,卻又讓人不想放開
四爺:記憶中你的手很軟,現在好像也些粗了!
雪舞:我這是當娘的驕傲
四爺:這是我讓妳受苦的證據...
雪舞:你手心的溫度,治癒了一切!四爺,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你也都要記得此刻我手心的溫度!一定要牢牢記著喔!((擷自原創小說))
這是一段甜蜜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戲,握緊彼此的手,這一路走來的苦難,好像都已經過去了。
回到周國的宇文邕,看著地圖告訴神舉他決定要出兵一舉滅齊

並且將所有人遣離,只留太醫診斷他的身體狀況,沒想到真如祖珽所言,他只剩三年的時間,老天爺只給他三年的時間一統天下,而失去雪舞的痛苦,也只需要再承受三年
((嗚嗚...小馬兒好專情喔,看到小馬兒哭讓人好難過T^T))

既然決定要出兵攻齊,但也怕在攻打之計會有其他的外族叛亂,於是宇文邕去探望阿史那皇后,請他修書給他的父親不要來亂..(ㄜ ...)
阿史那皇后一開始對宇文邕前來探望,以為宇文邕原諒她先前對雪舞所做的錯事,可沒想到宇文邕的態度僅是為了國家,心中十分的難過,可是她怎麼知道,關上門後的宇文邕,心裡其實也很難過。
宇文邕:朕從雪舞、蘭陵王身上學到一件事,有時你對一個人無情,背後其實是無盡的深情與無奈,朕此刻對你無情,也是盼三年之後沒有了朕,妳能好好活下去。
就在宇文邕積極地在做攻打齊國的準備,周國的皇帝高緯在幹嘛咧??
居然在皇宮裡扮起了乞丐@.@|||
看到扮乞丐的高緯,馮小憐不解地問皇上為什麼要扮乞丐?
沒想到高緯回答:朕早就一貧如洗了,朕沒了父親、沒了手足,這都是朕一手造成的
其實我覺得高緯也挺可憐的,因為愛上了馮小憐,對她言聽計從,所有的一切都不如馮小憐重要,對他而言只有小憐在身邊,就算是一貧如洗,沒了國家也無所謂了。

某日哄了平安入睡,雪舞拿出了一套衣服給四爺,一開始四爺還有點吃味的說是給誰做的,聽到雪舞說是給四爺做的,這才笑了。

穿上了雪舞親手做的衣裳,轉身看合不合身時雪舞抱住了四爺,四爺任由雪舞抱著,問著雪舞會不會怪他,怪他沒有馬上去找雪舞,怪他好不容易撿回了一條命卻要挺而走險
雪舞:還記得,我是為什麼離開白山村的嗎?(四爺回答,為了給他送面具) 那我怎麼會介意呢?我知道不管是戰神蘭陵王,或著是蒙面義士,只要戴上了面具,為了人民,他就必須抱著必死的決心,咬牙捨棄所有牽絆,而我 就是把面具交付給你的那個人

雪舞真的好堅強好勇敢,也好無私,還記得狗剩媽說做人自私一點不好嗎? 雪舞回答如果她自私,當初就不會離開白山村,如果四爺自私,就不會胃百姓人民自願赴死了。雪舞包容著四爺的決定,因為兩人的無私,為了百姓的生活,也讓兩人的這一生過得好坎坷啊/_\


準備攻齊的周國,宇文邕正跟底下的將士討論戰術,大家眼尖發現了嗎?楊堅出現了,在第一集到白山村請長老奶奶卜卦的楊堅,一直以來都待在周國,只是不被宇文護重用,一直默默地潛伏著,等待適當的時間跟對君主,想要有一番作為

當周國已經打下了平陽城,安德王很緊張的進宮晉見高緯,沒想到看到高緯居然在扮乞丐(他的頭應該很暈=.=)
忍不住的苦勸高緯應該要振作起來當大齊的皇帝而不是一個乞丐

看到安德王來訓斥高緯的馮小憐,突然想到一計~居然跟高緯說她想看打仗,但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沒想到...馮小憐的目標還是四爺

周軍打下了平陽城。好在斛律光跟城內的齊軍聯繫好,準備來個裡應外合,等待好的時機,馬上就要大破平陽城,奪回城池,沒想到妖后馮小憐一直拖延,說在梳妝打扮
而高緯因為想等馮小憐打扮好才破城,以致延誤了軍機,齊國還是沒能奪回平陽城,甚至死傷慘重,斛律光一氣之下罵了馮小憐妖后,忠言逆耳,高緯處死了斛律光
也將在旁邊感嘆的段韶囚禁了

回到鄴城的高緯,上朝聽剩下的臣子分析戰情,攻也不是、守也不是,齊國根本就已經是滅亡了吧?!
下朝後,高緯突發奇想,要火燒鄴城,讓眾人以為高緯及馮小憐燒死在宮中,但其實打算逃跑,做一對平凡的夫妻,表面上馮小憐雖然是答應,但是她已經走到這,她的四爺何時才會出現?不行,不管怎樣她一定要想辦法引出四爺,於是私下傳口諭,要處死段韶,試圖引出四爺。

獲知段韶將被處死的四爺,此時已經不能坐視不管了,其他的事情他可以不管,但是從小就教導他的段韶長輩,不得不救啊。
雪舞:一直以來,四爺做的任何決定,雪舞都無悔支持,相信雪舞做的任何決定,四爺也都會支持!
((雪舞說此話時,四爺並沒有發現雪舞眼中一閃而過的堅決))

四爺只是很感動雪舞對他的支持

知道此次前去恐怕凶多吉少,四爺拿出一個盒子,裡面都是要給平安的東西,有木馬、木劍,還有畫像
雪舞:不需要畫像,我就能告訴平安...你爹是世上難得的美男子,娘還曾經不小心將他誤認成女子...你爹有一雙好深邃的雙眼,不善言辭的她,只要看著他的雙眼,你便能感覺他的真心...他的鼻子很挺、他的唇笑起來時,有一種孩子氣,他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傷痕....

聽聞雪舞這樣細數著他的一切,忍不住低頭吻住了雪舞...但分離的時刻一分一秒的倒數著

此次前去,是否四爺能平安地脫身呢?雪舞與高長恭的結局又是如何呢? 下週一要記得收看精彩大結局喔!! (哈>>這算賣關子嗎?可大家不是都知道了>>疑問?!))

薇妮碎念:我還是覺得...四爺與雪舞都太無私了,這種感覺太不符合現代了,也許在古時候真的會有那種英雄情結或是拯救天下為己任的抱負(誰曉得?!),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繞著四爺的決定在走,雪舞一直以來默默地承受與包容,也許這也就是她的命運,注定了她的一生就是得要為蘭陵王所付出,四爺真的是很幸福且幸運的人。在此時我就覺得小馬兒好可憐啊,小馬兒曾說,他付出的情意不比四爺少,唯一就是太晚遇見雪舞了,說真的雖然不是像曉東一樣為雪舞擋箭,他也算是為了雪舞而死...知道自己只剩三年生命,在有生之年創造出自己想要的世界(雖然已經沒了雪舞),有時候在想,如果知道自己的期限在哪,是不是會更珍惜現在的所有?又或者會把握時間再短暫的時間內無悔地活一輪呢?>>sorry太嚴肅地感嘆

~待續~

    蔡薇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