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中秋節快樂喲!!!
蘭陵王即將進入尾聲了(預計下週一就會結局了),先謝謝大家陪著薇妮追戲,最後一集應該還是會寫吧(?!)....不過會加碼XD(期待吧~)

打探到雪舞在周國,在雪舞被追殺的時候,嘟嘟好的就了雪舞((四爺你出現的也太驚險了吧,幸好有及時趕到))
牽起雪舞的手,雪舞手中還握著當初他們的結髮,對雪舞而言結髮也是四爺與她很重要的信物(因為小銀梳被妖后收走了>"<)

確認雪舞平安後,四爺便趕緊離開,因為神舉已經趕來了,雪舞此時開始陣痛,所以就近找地方生產
驚嚇過後加上奔波,雪舞有點難產,就在暈過去的時候,半夢半醒間夢到了四爺,四爺要他快點醒過來,雪舞一晃醒來並打起精神要努力把小孩生下來
雖然剛剛先避開,但後來一直躲在屋外,祈禱著雪舞能順利生產,無法在雪舞身邊陪伴她,只能在門外跟他一起精神努力,聽到雪舞把小孩生下,四爺感動的眼眶泛紅,他終於有子嗣,他當爹了,是他跟雪舞的孩子啊!

在窗邊留下了流星球蘭,便先行離去,雪舞看到窗邊有花,請產婆拿來,發現是流星球蘭,想起當初她也曾給四爺流星球蘭為四爺打氣,這是誰為她送來?為她打氣呢?
雪舞:我不求他大富大貴,只願她一輩子平安。

神舉看著小孩說,平安像雪舞也像蘭陵王,雪舞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玉佛寺的僧人要殺她,於是神舉告訴她宇文邕的推測,並且命他在此保護雪舞,但神舉覺得很怪異是誰救了雪舞,因為明明所有的黑衣禁衛軍都跟著他,並沒有人脫隊啊! 所幸雪舞平安,他對皇上也有交代。

離開雪舞的四爺心裡對雪舞母子其實很抱歉,因為現在是戴罪之人,也不合適與他們相認,只能默默的守護著她們。

離開周國後,來到周齊邊境,還在思索未來的四爺,突然聽到有人的求救聲,發現有官兵在抓小孩,看到現在齊國百姓過得非常的痛苦,對於當初高緯答應的承諾也沒有做到,四爺決定要以自己的力量,來幫助更多的百姓

齊國朝堂之上,蒙面逆賊的事情被上奏了,聽聞又是蒙面,高緯直接聯想到高長恭,但是逆賊還是要討伐,本來是要派斛律光前去抓拿並就地正法。
但聽聞此事的安德王決定請命,由他出面去抓逆賊,在安德王心中蒙面逆賊其實就是蒙面義士,幫助著齊國的百姓,如果抓不到,高緯雖會有怪罪但不至於對安德王怎樣(畢竟有血緣關係)

前往追拿蒙面義士的安德王與楊士深,終於碰頭並打了起來,不過蒙面義士的武藝高強,沒兩下就拿下了楊士深跟安德王

取下面具,一見真的是四爺,讓安德王又驚又喜,原來他的四哥並沒有死。
接著四爺告訴了他們他是如何活了過來,是鄭兒救了他,楊士深實在是搞不懂鄭兒到底在想什麼,真不愧是情場高手安德王,馬上做了很精闢的分析~
安德王:女人不都這樣,愛不到就恨,恨到最後發現還是愛

安德王想到四爺既然活著,應該要快點把雪舞給尋回,但四爺卻說因為現在雪舞在宇文邕的保護下生活的很好,而他除了是戴罪之人,現在又是蒙面義士,雪舞母子跟著他實在士不太安全,現在的他已經不是過去的高長恭也不是高家人,他只想多救一些無辜的百姓。
在宇文邕的安排下,雪舞終於與小翠、安德王見面了,安德王也帶來了目前齊國內部的狀況,實在是國情堪憂,雪舞也幫不上忙只能交代安德王夫婦要多多照顧齊國的百姓。
小翠提到了蒙面義士,雪舞也說略有耳聞,安德王很想告訴雪舞其實蒙面義士就是四爺,但...還是說不出口
入夜後,四爺有空還是會偷偷前來雪舞的屋前,默默地看著雪舞與平安,保護著陪伴著他們。
剛滿月的平安哭鬧不休,狗剩媽說應該要幫平安做件衣服,於是雪舞上街去幫平安買布做衣。
來到賣布的攤位,看到一塊藍色的布,覺得好適合四爺,雖然四爺已經不在了,雪舞還是買了下來,在掏錢的時候被壞人盯上了>"<

就在返家的路上,被壞人搶劫了,還好四爺就在附近,把雪舞的布包給截了回來(真想說那位壞人真是不長眼,誰不好搶偏偏就搶了雪舞)
四爺把雪舞的布包送回去,在屋內的雪舞聽到踏雪的聲音衝了出去,看到了被搶的布包,也見到了蒙面義士,覺得自己很幸運,想請蒙面義士入屋喝杯茶,可是蒙面義士拒絕要離開,雪舞恰巧看到他的脖子上有被小蟲子咬傷,於是說自己略懂醫術要幫他醫治,四爺心裡雖有猶豫,但最後還是答應了

入屋後看看四周,這是雪舞現在生活的環境,他想知道當他不在的時候,雪舞是怎麼生活的?
看到雪舞與他的結髮,原來雪舞一直都留著,原來他一直在雪舞的心上。
這一切的一切,他雖然很想與雪舞相認,但此時不行,萬一他發生什麼事,雪舞怎麼承受再次失去他的痛苦呢?
雪舞拿了藥遞給了四爺,抱起了平安,四爺望著她們母子,雪舞突然問四爺要不要抱抱平安,四爺接過來,低頭看著平安,這是他第一次抱自己的孩子,平安,這是他的兒子呀!自從平安出生後,他一直想像有一天能抱著他,想這一天想了好久....

看著蒙面義士抱著平安,霎那之間,矇面義士跟四爺以往的動作重疊,突然有個錯覺好像四爺正抱著平安,雪舞紅了眼眶,恰好抬起頭的四爺看到,雪舞不好意思說失態了,並且告退去泡茶,望著雪舞離去,四爺眼睛也泛紅,心中有許多的抱歉,很想追上前,但卻只能站在原地。
當雪舞端茶回來之時,四爺已經留了紙條離去
((其實我覺得很怪,好多跡象都能猜得出是四爺,但雪舞怎麼沒認出來呢? 字跡應該也是認得出來吧?!>>>果然是演戲=.=不要太認真))
回到住所後,安德王帶來了祖珽即將帶兵前來抓拿四爺,擔心四爺安危的安德王以及其他以前同甘共苦的軍中同袍,都一一想要加入蒙面義士的行列。
發現自己拿錯藥的雪舞,決定依照四爺留的紙條指示,前去送藥,卻不小心被祖珽發現了蒙面義士的蹤跡,派大批官兵前往追緝。

匆忙中將雪舞安置好,跑去引開追兵的四爺掉落了衿帶((喔喔..這條又出現啦~XDD))
撿回衿帶的雪舞覺得很困惑,這條衿帶四爺是不離身的,到底蒙面義士的身份是誰??

知道自己掉落衿帶的四爺拜託楊士深前往雪舞的加,並且騙雪舞他就是蒙面義士
差點雪舞就要被楊士深給騙過去了,關門後突然想到楊士深並沒有蟲子咬的傷口,但是楊士深又為什麼要欺瞞她的?
覺得此事有異,決定返回齊國的雪舞,就在離家之時看到遠處燃煙,但她沒有燃煙啊,狗剩媽才說現在齊軍正在抓拿蒙面義士,擔心義士被抓的雪舞決定去鳳凰山下等待義士並警告他,以免她落入陷阱。
恰巧跑來找雪舞的宇文邕聽聞雪舞跑去找蒙面義士,擔心雪舞有意外,所以也趕緊去找雪舞,跟雪舞說他以想到辦法警告義士,並要雪舞離開之時,祖珽已待大隊人馬團團圍住他們了。


接下來宇文邕以及雪舞是否能安然度過此次的危機呢? 四爺來得及救出雪舞及小馬兒嗎? 雪舞與四爺會有相認的一日嗎?

薇妮碎念:四爺啊...你復活後的造型實在是不大ok耶,我還是喜歡你的辮子頭XDD

~待續~

    蔡薇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