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離開鄴城的段韶告誡雪舞,怕四爺與皇上高緯不合而被找藉口殺之,所以請雪舞要多注意勸四爺,雪舞說因為四爺目前還相信皇上會有一番作為,只要不要太過分的舉動,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衝突(果然蘭陵王夫婦都好天真,就算你起衝突,人家還會找事來惹你>"<)
同時皇帝高緯為了要討馮小憐的歡心,所以決意要蓋仙都苑,這可是要耗費國庫大半以及人力
高緯及馮小憐在巡視仙都苑的工程時發現有工人正被挨打,詢問之下才知道是偷糧並逃跑,請士兵將工人及其家眷一起帶來審問,居然說要把女嬰殺死,馮小憐更說應該殺全國一半的女嬰(真的是謬論>"<,而且好殘暴)

然後又嫌仙都苑蓋的有點慢,所以又想到奧步居然動腦筋到保家衛國的軍中精兵身上。
除了可以讓這些將士來趕工外,又能奪下四爺的兵權,怎麼想馮小憐跟高緯都勢在必行了
於是高緯巡視校場,並告訴安德王要這些兵來興建仙都苑,安德王當然是不同意,不過高緯覺得他是皇帝要用自己的兵有何不可?!而且安德王說這些兵是四爺帶的(更是刺中高緯心中的痛),所以高緯說他已經請人去把蘭陵王叫來了。

四爺一趕到校場,高緯故意當著大家的面問士兵願不願意為皇上而死?願不願意為蘭陵王而死?如果兩者要選,要選為誰而死?
士兵見皇上這樣問一時回答不出來,祇得回答若真有那麼一天寧可自刎,但這個答案根本就不是高緯心中要答案,於是對四爺說私下談一下。
進入帳篷後,高緯告訴四爺要將這批兵送去興建仙都苑,四爺當然是不肯,高緯故意說提那位小兵的頭到皇宮來見他,四爺為了讓高緯打消主意只好說交出兵權並且做出所有的讓步。
走出帳篷,集合了眾將士,宣布要所有將是都去幫皇上趕建仙都苑,並且扣一個月的糧餉為皇后置辦新衣,聽到這些話的將士及安德王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而四爺更是手握緊,馨裡難過卻無力去改變。沒想到高緯聽完後故意大聲的說,這些都是蘭陵王厚顏無恥為了討黃帝的歡心所做的決定,還說蘭陵王有何面目面對皇帝及大齊將士。
四爺聞言立刻跪下,遞出兵符

高緯得了便宜還賣乖,暢快地拿下兵符,然後叫四爺跪三個時辰後自行離開,然後走到小兵旁壓低聲音跟他說:你的小命,還真值錢啊,既讓朕換回兵服,又換得一個王爺下跪。
小兵聽了知道四爺是為了自己的性命而作出這樣的決定,思及此便跟著下跪,其他的士兵也全跪下來了,這可嚇到了高緯,他此次來就是要給蘭陵王難堪,沒想到全部的將士卻都挺蘭陵王而下跪,這讓他這個皇上的顏面往哪擱,於是喝令所有的將士起來,就算手握兵符,可沒有一個士兵願意聽令。
四爺見壯下令要眾將士起,所有的將士立刻站起來(皇上被嚇到的動作還蠻好笑的~_~)


雖然眾將士全站起來了,但四爺還是跪著,高緯一氣之下就離去了,此時四爺很感性的說:多年來,兄弟們在我麾下出生入死,如今兵符交回,我無以回報,唯有一跪。這一跪,感謝戰死沙場的手足,有他們的壯烈犧牲,保我大齊百姓平安。而這一跪,長恭懇求所有的將士們,縱使日後沒有長恭,眾將士們都能繼續為國、為皇上盡忠。(擷取小說)


((嗚嗚...我看到四爺眼框有淚在打轉..我也好想哭T^T))
四爺:安德王,帶兄弟們走吧,四哥得留在這裡。這也是四哥,最後的將令了。

安德王落寞的帶著將士們離開校場~ 
((今天這一集沒有安德王搞笑,不過我發現不知道是不是當時在趕戲,怎麼覺得安德王的眼睛怪怪的>>似乎有雙眼皮擠出來了@口@>>整個看錯重點 Orz))

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好像也在為四爺難過似的,突然雪舞撐著傘慢慢地走來,並為四爺撐起了傘擋住了大雨
((這情節真的好像步步中四爺為若曦擋雨的情境))

雪舞:四爺,你受委屈了
四爺:也許吧,但至少,我還有妳在身邊

此時說什麼都是多餘的,雪舞什麼也不說,只是在雨中默默的陪伴著四爺。

交出了兵符想說已經被高緯虐了一次,應該沒事了吧? 但馮小憐假意要家宴蘭陵王夫婦,所以送來了邀約,本來四爺想一人前往,但雪舞說要也是一起去,於是兩人就一起赴宴了。
沒想到去到家宴的御花園,馮小憐說要讓大家樂一樂於是搞了一個供獄囚,說這是高家的傳統,還解釋給雪舞聽什麼是供獄囚
無法制止的蘭陵王夫婦只能看著所有獄囚互鬥,最後有一人勝出,卻因為在謝恩時不小心把血濺到了馮小憐的衣服上而被殺了。
雪舞看了不忍的說鄭兒,你太殘忍了!
馮小憐:鄭兒是誰?本宮近來只學會一件事,對別人仁慈,那便是對 自己殘忍。你覺得呢,四爺?

四爺忍不住地問究竟皇后想要什麼?
馮小憐:四爺,你也終於在乎本宮想要什麼了

避開雪舞後,四爺仍期望馮小憐會回心轉意好好的扶佐皇帝高緯,沒想到馮小憐對四爺說他想要的就是楊雪舞,給是不給?!
四爺:雪舞是我髮妻,我一定會護她周全。我高長恭在女媧廟前和雪舞發過誓,此生必須同生共死,我就算豁出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傷害她一根汗毛。

聽到四爺這樣說的馮小憐心中更恨:高長恭,你寧願死都要護著楊雪舞,那本宮自會成全你們,讓你們嘗盡生離死別之苦

皇上故意扣住壺口關的的糧草,為邊關將士請命的四爺就這樣被派去了送糧草,趁著此時,馮小憐與祖太卜獻計準備使奧步了
先叫水都使去放水,使得鄴城大旱,故意散播謠言說因為天女沒嫁給皇上所以天怒了,然後硬是去蘭陵王府搶了雪舞要她嫁給皇上。

百姓們覺得天女本來就是配蘭陵王的,怎麼能嫁給皇上?!

覺得無法阻止的雪舞,拿起來先前要老王準備的火樹銀花,想要跟高緯及馮小憐來個同歸於盡
此時四爺趕回來了T^T ((噢, 四爺你來得真的是時候啊!!!)),告訴了百姓這次的旱災是人禍而非天災,馮小憐與高緯見民心全歸蘭陵王,苗頭不對趕緊閃人了,丟下要跟四爺私下談話就跑了。

阻止了雪舞尋死,四爺:你若真的點燃,我縱然活著 也跟死了一樣 ((嗚嗚,好感動T^T,但你可知道,雪舞跟你一樣沒你也活不了啊!!))

進皇宮後的四爺雖然很生氣但仍忍下,告訴高緯他可以不追究但希望他能好好的當個好皇帝,但高緯說有蘭陵王在,他沒辦法當個好皇帝。
高緯:朕問你一句,你是否願以你一人之性命,換天下人之安寧


等著他們面談後的馮小憐聽聞蘭陵王願意自願就死,也為之一震,沒想到蘭陵王居然願意為了天下百姓而自願就死
高緯心中疑惑極了,到底這樣逼高長恭居然也沒把他逼到抓狂,而且要他死,蘭陵王為了百姓也不反抗,這樣做到底是對的嗎?!
走過去抱著高緯的馮小憐流下了一滴眼淚,但心一橫卻說了那就讓他去死吧...
究竟蘭陵王的結局就是這樣了嗎?又或者馮小憐有其他的計謀? 且待下週再分曉吧!!

薇妮碎念:今天這兩小時真的發生好多事情,許多的奧步就是一步步逼死雪舞、高長恭,而好多好多的橋段也都是讓我覺得印象很深刻,像是交出兵權無奈的高長恭,難過的並非交出權力,而是對於眾將士被挪為非正當使用而難過、為下屬受委屈卻無力幫助而難過。雪舞與四爺為彼此設想、付出,還有馮小憐與高緯的掙扎,要殺高長恭也不是沒有經過一番掙扎,雖然心中有恨,但又對自己所愛、親情有所猶豫,可惜終究被執念所苦、一步錯步步錯下去。知道下週的劇情會讓大家更難過((因為已經預告囉)),來想想下週如何讓大家笑一笑好了^////^

~待續~

    蔡薇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