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掉高湛順利登帝的高緯心裡其實很難過,想起高湛臨死前問他"朕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一直纏繞在他的心中悲痛不已,也怪鄭兒、祖珽獻計害他殺死了高湛,但鄭兒此時提出還有一個絆腳石,位份高於皇上,沒想到鄭兒狠心的想要除去太皇太后

聽聞高湛的死訊,難過地向菩薩念經祝禱,準備返回鄴城前卻被鄭兒、祖珽派來的殺手給勒死
聽聞太皇太后駕崩了,安德王趕緊快馬加鞭來到洛陽通知蘭陵王夫婦,待雪舞極好的皇姥姥仙逝讓雪舞很難過,也知道四爺於情於理也一定會返回鄴城奔喪,心裡雖然不願意也只能回去送長輩們最後一程。

另一方面周國打探到高湛駕崩,繼位者是高緯而非蘭陵王高長恭一邊慶幸著,聽聞蘭陵王夫婦退隱中,宇文邕心想這停戰協議差不多可以結束了,當初他就是為了要還雪舞以及高長恭人情才會簽訂這個停戰協議,既然蘭陵王已不在朝堂之上,那麼可以慢慢準備未來的統一大業

回到鄴城奔喪的蘭陵王夫婦,高緯在朝堂之上先是事出善意,表面上說是他與四爺不受流言所困擾,兄弟情堅,事後又留下雪舞及高長恭家宴。但實際上是好不容易把高長恭引回鄴城,又豈能輕易放他離開呢?!
家宴之上高緯賜上美酒,擔心酒會被下毒的雪舞早在返回鄴城前就先修書請府內先打造準備上貢給高緯登基的賀禮龍杯(材質為銀器/銀器可以簡易辨毒),並說服高緯以此龍杯盛酒對飲
所幸高緯賜的酒只是一般美酒並非毒酒,確定無毒後與蘭陵王安心喝下。
高緯想盡辦法要讓蘭陵王留下,佯稱要蘭陵王幫忙朝政,雖然蘭陵王推辭說退隱乃雪舞所願,但高緯假裝下跪求蘭陵王留下幫忙,蘭陵王見狀只好上前阻止並答應繼續留任朝廷。

接下來這一段劇情大家要好好的珍惜啊((這可能是近期難得比較輕鬆的橋段>>>安德王給你好幾個讚!!!))
回到府中的蘭陵王夫婦,正在喝小翠端上來的紅棗蓮子湯,正在閒聊之際,安德王胡亂說....蘭陵王是鄴城第一風流少帥,搞得喝蓮子湯喝到一半的四爺都噗疵吐出來了(太醜的畫面就不要傷大家的眼睛了)

四爺馬上反駁說,你胡說八道什麼啊...可是沒想到大家的表情變得好詭異~
就連雪舞也配合的給他一個不相信的眼神

明明就是被陷害的,偏偏此時大家紛紛告退,沒人聽解釋啊,可憐的蘭陵王一世英名毀在弟弟安德王胡亂說的一句話XDD (悶死了胖蘭...:P)

某天鄭兒對著高緯抱怨大家都回歸到自己的位子,有自己的名份,而他自己卻還是被高緯藏身在倚霞殿,大門不能出二門不能邁,高緯無奈的說因為鄭兒的身份,所以只能暫時委屈她。但鄭兒哪能甘心啊,找來昔日一起服侍胡皇后的好友馮小憐,想要謀害馮小憐並以馮小憐的名義活下去。
((可憐的馮小憐就這樣被鄭兒殺了,連好友都不放過真的是為了復仇、為了謀權失心瘋了,還對死了的馮小憐說下輩子還要做好姐妹..天啊,我如果是馮小憐避開都來不及了~_~嚇死誰啊...))

終於可以以馮小憐的身份生活,高緯馬上準備冊封她為馮淑妃,但這位"馮淑妃"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哪位宮女,直到收到皇宮傳來的書信,要雪舞入宮幫忙醫診身體不適的馮淑妃,才知道原來不知什麼緣故鄭兒以馮淑妃的名義活了下來,並且與太子站同一陣線。

馮淑妃:在皇上寵幸之前,本宮曾愛慕過一位公子,朝思暮想,就盼得到他的青睞,但他卻罔顧本宮的心意,讓本宮深陷憂傷裡,久久無法自拔,但本宮遇到了皇上,才明白一切有多不值得,本宮現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自然要那公子對當初給本宮的傷害,付出代價。
雪舞:有時候,寬恕,才是治療心病罪的藥方

得知馮淑妃就是鄭兒的雪舞心裡非常的不安,趕緊回府稟告四爺,因為鄭兒的字字句句都直只要報復四爺,原本就很擔心高緯會對不利,現在又多了一個鄭兒,怎麼能讓她不憂心。
四爺聽聞此事後,因為吃過鄭兒的虧,想要以"過來人(被害人)"的立場去告誡高緯,但高緯表面上是聽取了四爺的意見,並說不封妃了,卻在朝堂之上直接將馮小憐立后了。
封后本來就是一件大事,但在朝堂之上時高緯故意假蘭陵王之意來冊封馮小憐為后,大家雖覺得不妥但聖意已決也無從反對起,事後與馮小憐談及此事,馮小憐故意說是眾臣懼怕蘭陵王(繼續挑撥= =)所以才沒人敢阻擋,導致高緯決定要開始削減蘭陵王的勢力並一步一步的逼死蘭陵王。

封后大典之後,高緯立刻下了聖旨要段韶、斛律光北去晉陽整軍以防突厥來襲,實質是要削弱四爺在朝堂的勢力,而且少了兩位老臣在朝堂光是四爺一人孤掌難鳴,很難去違抗高緯的聖命。辭行前故意支開四爺,段韶私下警告著雪舞務必要多注意未來的動向。

接下來...許多瘋狂的奧步都要出來了,虐心階段又又開始了,請大家要有準備並小心服用啊!!

~待續~

    蔡薇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