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停寫了這篇,經過一夜的沈澱後,今天來補上了^^
8/30晚上的這兩個小時算是我蠻喜歡的兩集~
 
經論功行賞後,祖珽提出了要幫蘭陵王選正妃,看似好意的建議,其實是內藏陰謀
"但是,臣有了雪舞姑娘已經足矣"
因為母親的過往讓高長恭對於婚姻一事只願意與一人相愛並相守,可惜沒人聽進去啊啊啊>"< 
畢竟古代對於出身很重視,所以高長恭的拒絕被駁回...還是決定幫蘭陵王辦個選妃大會

朝廷之後,胡皇后還想幫太子說話,但真的是慈母多敗兒,太子會崩壞,胡皇后你要負責啦...

因擔心高長恭聲勢一直看漲會把太子給擠掉,也怕太子被廢掉,因此胡皇后跟祖珽要來耍計謀了。

回到蘭陵王府府邸的高長恭、雪舞,雪舞還惦記著奶奶的預言(這個預言真的是....一直陰魂不散),害的長恭一氣之下對雪舞說你去住柴房好了(我突然覺得這位王爺你很愛面子喔!!),話才說出口就後悔了,看到他的求饒害我又不禁一笑(果然是面對所愛之人一點轍也沒有~弱掉了王爺...)

才在說選妃,果然是皇宮貴族馬上就把候選人全請來了,被福姥拖來觀察(咳...是偷看)的雪舞躲在門外,覺得自己身分不如在場的所有千金

正覺得有點身不如人時就被福姥一棍給推進殿中,還被眾千金以為是下人@.@

高長恭先忍住笑,還跟雪舞嗆聲說要聽就進來聽幹嘛躲著偷聽呢~因為此時都沒有"鄭"姓千金,長恭認為他與雪舞的賭注必定是他贏,雪舞會終身留在他身邊。

得意的跟雪舞介紹眾千金,沒想到高興沒多久就..."報~~~英國公遺女 鄭千金到....."

看到鄭兒後,雪舞當下覺得鄭兒就是鄭妃了,長得很美?!(雪舞認為...)

不過看看還沒變身後的鄭兒...想到有網友說,鄭兒第一次與長恭相遇的時,他的造型是"菱角頭",吼我都笑翻了~真是形容的很貼切阿...怪不得高長恭當下並沒有動情,是說之後也不會動情((高長恭OS:我只愛雪舞啦))

所有的候選妃子都出現了,突然來訪的安德王帶了皇太后的懿旨,出題考考眾千金,偏偏雪舞也在列,想逃都沒辦法逃(因為不做就要杖打100, 想到屁屁會痛痛,雪舞也只好認了)

但還記得雪舞煮的雞湯嘛?! 雪舞根本就不擅下廚,絞盡腦汁就算把字寫在腦袋上也想不出要做出什麼料理,此時又聽到各位千金對正在對弈的兩位王爺套話,就默默的走到門邊觀聽

((我還蠻喜歡四耶瞪大眼睛,隨後忍住笑意又溫柔的走向雪舞))

真是夠調皮又孩子氣的蘭陵王啊~

之後眾千金包含了雪舞都做出了料理,可是我不喜歡蘭陵王送了鄭兒傷藥,讓鄭兒越陷越深,男人啊,如果你對人家沒意就不要亂留情啊!!!

高長恭:我可以為了妳,讓她們都走,即便違抗王命,我也在所不惜,只要你告訴我一句,妳願意留下來。

((so sweet....))

在蘭陵王離開後,曉東卻進來了,帶來了一只五色信籤的訊息,原來是長老奶奶來接她了,距離離開王府的時間還有多久呢?

隔日,雪舞與鄭兒說悄悄話,給了鄭兒許多的希望,也告知鄭兒自己會退出並且離開王府。

這時皇姥姥又出了另一道題目>>>傷兵村見習

在傷兵村時鄭兒的心機就出現了,為了博得高長恭的關心居然故意抱童跌倒,還把高長恭給凹走了>"<

上完了藥還不給高長恭離開,於是高長恭默默的對著鄭兒訴說他對雪舞的情意

高長恭:為何要愛上一個不受控制的楊雪舞來折磨自己,而不是妳?我不知道,就是這樣位他傾心,無法自拔。

鄭兒,我可以接受妳,但妳不會得到幸福,我更不願見到雪舞不快樂。

被鄭兒拖著的蘭陵王,萬萬沒想到此時雪舞卻被綁架啦>"<

而趁著蘭陵王前去搭救雪舞的這個空檔,鄭兒偷偷將誤以為是斷緣符的鎮魘放入雪舞房中,以求斷了高長恭與雪舞間的緣份。

幸好沒多久長恭就將雪舞救回,但也交代眾人不得多言僅以雪舞醉酒帶過~

待蘭陵王離開後,曉東依長老奶奶的指示前來接雪舞,對於要立刻離開王府的雪舞心中雖有萬般不捨,但也知道自己並非屬於這,因此包袱款款咧,準備離開,手握刻有高長恭的玉珮,也忍痛擱下放置床上。

小說中描述~雪舞:不屬於我世界的東西,我不該帶走他

曉東問雪舞是否要跟四爺告別,雪舞說:只要多看他一眼,我就走不了了

雪舞是有情的,但她不能留,因為鄭妃出現了,高長恭命中心愛的人出現了,所以她甘願退出。

就在雪舞準備離開正回顧王府時,曉東打開門卻見到了高長恭(驚~~

高長恭:沒想到,妳連道別一聲都不願意。 我記得,那一晚,在我說我不值得真正擁有什麼的時候,妳給我力量,告訴我我不是一無所有。我相信了,因為我知道,我有妳陪在我身邊!那現在呢?妳要我又回到一無所有嗎?

雪舞:你不要這樣!我不敢跟你道別,就是害怕我會離不開...但我一定得回去,我不屬於這裡

高長恭因經歷了白天涉險的雪舞,對於雪舞的安危已經越看越重,也擔心著雪舞跟在他身邊會有更多的危險,於是讓雪舞離開~

高長恭:從此刻起,你不再是本王的妾,妳與本王已毫無關連

就這樣的毫無關連,那就是從此只能當陌生人了。

就在雪舞踏出一兩步後,高長恭突然拉住雪舞((嗚...這是哪一招啦,有揪心的感覺>"<))

高長恭:妳心理是有我的,對嗎?

雪舞沈默不語但有點了頭(我有看到點頭>>我也跟著點了我= =)

高長恭:如果是那樣的話,我高長恭 此生足矣
((然後偷偷放了玉珮在雪舞的包袱中))

((目送雪舞離開的蘭陵王,心繫著還是雪舞的安危))

選妃日,祖珽前往皇宮誣陷高長恭,其實我覺得這一段就昏庸的就是皇上了>"<

明明是忠臣,明明就是被陷害的卻因為迷信而錯信了祖珽~_~

而且祖珽做的真是不好看,馬上就衝雪舞房間拿出鎮魘,真的是好假啊..

信口雌黃的陷害蘭陵王與雪舞,偏偏雪舞已離開了,高長恭只能百口莫辯,被押入大牢候斬

到底太子幫的詭計會成功嗎??

~待續~

    蔡薇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